17173 > 中通快遞香港查詢 > 最新手遊 > 正文

八旬老人一己之力幹翻全歐洲!海盜之王“海雷丁”的傳奇人生(下)

2021-06-04 16:31:26 神評論

17173 中通快遞香港查詢導語

無論是在普雷韋扎海戰期間“划水坑隊友”的多里亞,還是一度成為地中海奴隸市場最大“供應商”的海雷丁,信仰的統統歸信仰,而生意從來就是生意。

【中通快遞香港查詢】

作者:鐵士代諾

前情提要:

堪稱大航海時代的《水滸傳》!海盜之王“海雷丁”的傳奇人生(上)

締造史上最強的“海賊團”!海盜之王“海雷丁”的傳奇人生(中)

咱們書接上回。

作為歷史上軍事實力最強大,劫掠手段最殘忍,具有最高規格官方欽定頭銜,並且對一整個海域裏諸多國家文明造成極其深遠影響的超級大海盜,海雷丁將“巴巴羅薩”從一個原本描述紅鬍子造型的江湖外號,變成了16世紀基督教世界最為之感到戰慄的後啓示錄符號。尤其當海雷丁經過了與查理五世之間那場背靠背進行,並最終重新佔據地中海控制權的戰鬥以後,一場即將載入史冊的大海戰,此時正在伊斯坦布爾的軍工廠裏緊鑼密鼓地籌備當中。

圖片1.png

16世紀初期,伊斯坦布爾的金角灣一帶海域

表面王不見王,私下瘋狂備戰

如果在1530年的歐洲-地中海版圖上畫一條對角線,會清晰看到查理五世與蘇萊曼一世帶領各自帝國所呈現出的橫亙對峙。衝突的規模前所未有,馬德里和伊斯坦布爾高速運轉的戰爭引擎以相當高的效率徵税擴軍、屯糧造船、生產出在剛剛過去的中世紀戰爭中完全無法想象的大量火藥。

戰場之外的戰場,西班牙的皮薩羅征服了祕魯,後者將成為查理五世遠在美洲的印鈔機;而奧斯曼攻進了印度。錯綜複雜的利益和巨人的野心把世界各地拉得更近了,如果説查理五世夢想收復君士坦丁堡,那麼蘇萊曼毫無疑問渴望征服羅馬。

圖片2.png

蘇萊曼從陸地和海上同時向基督教世界發難,他自己負責陸地戰場,海戰則交給了由他欽點的海雷丁

顯然,蘇丹蘇萊曼希望自己是大戰來臨時更有準備的一方。1537年,他命令海雷丁在伊斯坦布爾的造船廠建造完成了200艘戰船,土耳其的海軍力量變得空前強大。

而查理五世雖然沒有繼續對海軍進行投資,但直面地中海的威尼斯此前身處東西方兩大勢力之間,本想保持中立姿態繼續做自己擅長的“地中海買賣人”,此時卻越發難以忍受蘇萊曼強迫其必須選擇一邊站隊的威脅。尤其當威尼斯人安插在蘇丹身邊的間諜不幸身份敗露之後,威尼斯也被列入蘇丹的黑名單。

於是,100艘武裝槳帆船成了威尼斯人名為“安全感”的一筆投資項目,而自覺停靠在了查理五世的一邊。

圖片3.png

雖然只想要繼續賺自己的小錢錢,但此時的威尼斯也被迫做出了站隊的選擇

1538年,海雷丁率先發難,他帶領一支170艘槳帆船組成的艦隊,洗劫了威尼斯人的一連串島嶼基地,並將守軍全部屠殺。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基督教世界緊急組成了“神聖聯盟”,參與者包括務實的威尼斯人和領導教會的教皇保羅三世,而教皇為了團結內部勢力,向查理五世許諾,一旦後者能解決此次危機,並最終攻佔伊斯坦布爾,教會就立查理五世為君士坦丁堡皇帝。

同年9月28日,當海雷丁將艦隊一分為二,自己帶着90艘重型槳帆船和50艘小型划槳船在希臘西海岸的普雷韋扎灣補給時,神聖聯盟集結起來的139艘重型槳帆船和70艘帆船懟上門來,一邊是背靠岸基大炮的土耳其人,一邊是佔據明顯兵力優勢的基督教世界,雙方的共同點——都恨不得對方趕緊去死。

圖片4.png

流傳至今的一幅老年海雷丁畫像,可謂是“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海上世紀大戰,戰後收走人頭最多的卻還是老天爺

9月28日,狂風呼嘯,不過對於海雷丁手下經驗豐富的戰艦水手來説,這正是一個突襲對方的好機會。海上大風讓神聖同盟原本規模龐大的艦隊變得陣型鬆散,難以協調。

槳帆船作為一種風力和人力的混合動力船,初始的設計目的是能夠在無風的環境下依舊能行駛自如,這使得它非常適合在地中海或黑海航行,誰料天公不作美,主動出擊的土耳其人順風,而神聖聯盟處於逆風,這讓原本划槳手只需正常工作就能保證的航速,如今顯得異常吃力。

圖片5.png

“順風揚帆,無風划槳”是槳帆船最樸素實用的設計語言

不過,氪金變強的不只是多里亞的“老闆”查理五世,威尼斯人對於自己的武裝艦隊同樣投入了重金。

當海雷丁的艦船順着風勢將威尼斯人用作先鋒的旗艦合圍起來,並展開連續攻擊時,這艘重武裝的加萊賽戰船體型巨大,船身有着更高的防禦力,面對來自敵人槳帆船的襲擊巍然不動。如果你想手上試試這樣一個巨無霸究竟能海戰中發揮多大的威力,可以考慮用《黎明之海》中的同款艦船組一支自己的艦隊,到時候別説是地中海了,全世界的海域都將成為你的航線與戰場。

圖片6.png

《黎明之海》裏收錄的加萊槳帆船

海雷丁沒有在這艘加萊賽戰船上投入更多“仇恨值”,“我打不沉你,難道我就不能對其它船動手了嗎?”——隨着戰況加劇,土耳其人漸漸佔據了優勢,而威尼斯人的艦船大都被俘虜或者擊沉。但作為同盟裏的盟友,多里亞此時卻在戰場海域的外圍保持“划水”狀態,他一邊漫無目的地進行着遠程炮擊,一邊很好控制着自己麾下船隊與主場戰的交戰距離。

對於威尼斯海軍來説,這場戰鬥就像是打MOBA時自己隊裏明明有一位職業電競哥,結果他卻沉迷打野無心對線,反觀對面的職業選手卻人人奮勇,個個爭先,把“神聖聯盟”打成了一盤散沙。

圖片7.png

就這樣,經過一天的激戰,海雷丁在多里亞關注的目光下,獲得了一場史詩級海戰的勝利。作為“神聖同盟”中損失最大的一方,威尼斯人對多里亞的划水行為火冒三丈,認為他要麼是對熱那亞與威尼斯之間的歷史夙願懷恨在心(100年來雙方為了爭奪地中海的貿易主導權使了不少明槍暗箭),要麼就是個臨陣退縮的軟腳蝦,但這都改變不了基督教世界完敗給海雷丁的結果。

或許是老天爺為了讓這場東西方世界的較量可以在接下來的歲月裏繼續保持“遊戲平衡性”,擊退神聖聯盟的幾天之後,另外一片海域上由70艘奧斯曼船隻組成的艦隊遭遇風暴摧殘,幾乎全軍覆沒。與之相比,神聖聯盟在普雷韋扎海戰也“僅僅”是損失掉了12艘艦船而已。

圖片8.png

蘇丹不斷開動他的戰爭機器,誓要與基督教世界一爭高下

或許是之前海雷丁在突尼斯戰場上的先輸後贏,給查理五世留下了深刻印象,這次查理五世也搞起了越挫越勇的反擊。他用一年時間組成了一支規模可觀的艦隊,想要突襲海雷丁控制的阿爾及爾。結果偷來的技能包完全不好用,精心準備的登陸作戰被一場暴風雨拆穿了西洋鏡,海雷丁佈置好的港口部隊把入侵者殺得全無還手之力,若非多里亞救援及時,御駕親征的查理五世恐怕就要“死在異教徒的領地”了。

圖片9.png

查理五世花重金請當時著名畫家緹香作為自己的御用畫師,所以留存下來的畫像都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是否原諒他們是上帝的事,我只負責送他們下地獄

接連戰敗的消息令歐洲的基督教勢力感到震驚和惶恐,真正可怕的事情此時也接踵而來,形形色色的冒險家和叛教者加入海盜的隊伍,他們在海雷丁的城市“阿爾及爾”集結起來,展開對基督教海岸和商船的瘋狂劫掠。

圖片10.png

海盜們將伊斯蘭聖戰、帝國爭奪、私人劫掠和惡意報復結合在一起,一些海岸村莊為了求饒,甚至主動在村民中間進行殘酷的抽籤,抽中者交給海盜當奴隸,從而保全其他人的生命和自由。

而海雷丁在面對這種情況時,往往更堅持“我全都要”原則,比如在埃爾克萊港,他先是接受了80個自願被俘虜的當地人,又轉頭把村子燒光搶光;在伊斯基亞島,632名投降的基督徒被賣為奴隸,村鎮被夷為平地,城堡被炸成廢墟;對於那些反抗者,他選擇將其開膛破肚,剁成碎塊,然後在廣場上當眾焚燒;歐洲傳統的贖金還人質原則在他這裏通通無效,即便是有錢人,也還是會因為海盜們劫掠來的奴隸實在數量太多,而成為阿爾及爾奴隸市場上價格等同於一棵葱的“交易品”。

圖片11.png

基督教世界曾經把海雷丁視作地獄的使者,如今這個“使者”正把基督教世界從凡間也變成地獄,然而歲月此時站出來扮演了終結者的角色。

1546年,80歲的海雷丁因一場熱病死在了自己位於伊斯坦布爾的宅邸。他的遺體被安葬在博斯普魯斯海峽沿岸一座陵墓裏,那些出征遠航的水手都會來此參拜祈福。基督徒則深受“海雷丁PTSD”所困,幾乎無法相信“邪惡之王”真的死了,還編造傳説認為海雷丁可以離開墳墓在大地上漫遊。

圖片12.png

海雷丁在伊斯坦布爾的墓地

結語

海雷丁死後,阿爾及爾作為他“曾經工作和戰鬥過的地方”,那些來自貧瘠大海各個海域的冒險家、海盜、殺人犯,無論穆斯林還是基督徒,都湧現這座“花裏胡哨的大市場”,新一代的海盜頭子們繼承了他的衣缽,想要成為下一個世代的“紅鬍子”——從這個角度來看,説海雷丁是日後所有海盜們的“祖師爺”,似乎也並不為過。

圖片13.png

【中通快遞香港查詢】

你不知道點進去會是什麼